(五十二)排山推海

彰化縣半線保
半線庄.高家大寨

  「押著他,走!」黃桂娘大聲道。
  姚堯雙手微鬆,高人遠再仁弱,畢竟是高頭家的親生兒子,僅有黃桂娘嫡系黃樹管家一人,才膽敢押著高人遠前行,饒是如此,高人遠面色本白,此刻更是半分血色也無。不必一眨眼功夫,高人遠就被踉蹌地推到自己房間,他心臟狂跳,牙關不住打顫,心知黃桂娘將房門一推,一見羅辭與羅夫人,高人遠簡直百死莫贖。

  「砰!」

  七、八個人影立刻湧進高人遠的房間。高人遠緊閉雙眼,從眼縫中不見馮九與羅辭,微微鬆了口氣,低眉一瞥,那灘依然由羅夫人所吐的血水歷歷在目,心下陡然一沉,雙目重睜,終於注意到自己眠床上鼓鼓一團,人型若隱若現,高人遠足底為之發軟。

  「站好!」押著高人遠的黃樹大聲斥道。
  「躲得了初一,躲不了十五。怎樣?這樣很好玩嗎?」黃桂娘帶著戲謔的眼神,笑容顯得驚心動魄,高人遠瞬間背脊發涼,連聲喘氣,一個字也說不出口。

  黃桂娘朝家丁姚堯比了個手勢,姚堯領命,便信步走向高人遠的眠床,右手掏出了把小刀,越靠越進。高人遠見姚堯手拿兇器,黃桂娘目光盡是冽冽寒意,而給棉襀被蓋住的人型一陣若有似無的蠕動,高人遠心有不忍,他平素連打架都不多看一眼,萬分不願親見有人死在他面前,於是高人遠再難顧忌,豁出去似的求情道:「姨母,我跟妳道歉…這件事是我不對…可是,妳可不可以不要下手殺人…姨母,姚堯..不、姚堯!不要呀!不要-」 

  「咦?」姚堯猛然一刺,人型輕巧晃動,只削破了棉襀被邊緣,被棉襀被裹在裏頭的人倏地站起,整張像漁網似的壟罩姚堯上空,姚堯眼前一黑,便是揮刀猛削。「嘩」了一聲,斑斑鮮紅的血點滴濺房門的窗櫺之上,身後高人遠與黃桂娘皆是瞠目結舌之態,眾人不約而同驚呼一聲。

  「誰啊?真是太可惡了!我只是不小心在這裏睡著了…就要起腳動手的…」一名年輕男子出現在高人遠眠床上,卓然而立,他口中連珠炮似的抱怨連連,叫道:「吼!袖口破掉了啦…這可是上好的緞子,誰啦?你要賠我!」

  那人右手處給姚堯劃了一道口子,猛地揮甩肘臂上的血滴,似乎比較心疼身上的寶藍緞袍,皺起眉頭不斷審視被割破的袖肘,接著足尖一蹬,撲倒了姚堯,跨在姚堯身上狠狠地拳打腳踢,口中念念有辭:「我要你賠!我要你賠!」姚堯怪叫一聲,奮力掙脫開矇眼的棉襀被,重見光明之際,也是愕然一驚。

  黃桂娘呆愣一會,惱怒又生,道:「哪來的猴死囝仔?好意思在這撒野?」

  黃桂娘一喚,那人頓了一頓,姚堯逮到對方拳勢未落的空檔猛力翻身一推,這回可潛運手勁,那人以背擊牆,「砰」了一聲,房內發出巨響。高人遠趁那人掙扎起身,才看清他的容貌,只見那人身子瘦長,面如冠玉,與羅夫人更有六、七分相似,不是黎洪是誰?高人遠訝然道:「黎、黎洪?」

  黃桂娘喝道:「你是誰?」黎洪單手摀頭,表情吃痛地道:「拜見頭家娘,小子黎洪,咱們去年見過啊…妳…不記得了嗎?」黃桂娘怒道:「什麼黎洪、李洪?撒野的東西,姚堯,你給我拿下他…」高人遠急道:「不可以、不可以!他是張鯽舍身邊的人!」黃桂娘雷厲的目光朝高人遠一掃,怒視高人遠半晌。

  黃樹總算鬆開了箝制,高人遠不得已往前踮了幾步,他喉頭一緊,垂首道:「阿遠有天大的膽子,也不敢欺騙姨母…咳咳咳…這黎洪確實是張鯽舍帶過來的人,阿遠剛剛…還在張鯽舍的身邊見過他…至於,他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眠床上,這、這我就也…」高人遠原本想講「不得而知」,卻突然被黎洪打了岔,接口了過去:「哈哈哈,我不知道這裏是誰的房間啦…就亂轉轉到這裏,看見這裏有張床…忽然有點愛睏,就沒多想躺了下去…春天是一個好睡覺的季節嘛!想不到惹得大家這麼生氣…失禮失禮!」

  姚堯臉上可吃了黎洪不少拳頭,暗暗生疼,聽了黎洪這番搪塞之詞更是心頭火起,斥道:「黑白講!睡覺就睡覺,你把棉襀被捲成那樣…分明就是心裏有鬼呀!」黎洪挑眉道:「當然有鬼呀!雖然我偷躺人家的眠床是不對,但是我一躺下去沒多久,沒想到頭家娘就帶了這麼多人來抓我,我心想糟了!溜也溜不出去,當場抓到也太丟臉,只好窩在棉襀被…哈哈哈…想不到還是弄巧成拙…」

  黃桂娘何等身份?哪裏可能為這種蠢事勞師動眾?此刻卻因黎洪一陣搶白,黃桂娘氣得嘴唇發白,咬牙道:「好,好,你很好!」管家黃樹斥道:「你黑白講!我們接到的消息,這裏明明…這裏明明…」黎洪道:「這裏明明怎麼樣?把話給講清楚呀,吞吞吐吐的,講不清楚就算啦!」姚堯凝視黎洪半晌,嘿然道:「黎洪,你不要假了,老實交代,羅夫人他現在在哪?」黎洪斜眼看著將黎貞打得半死不活的姚堯,心想這個人簡直討厭死了,嘴角撅得老高,姚堯又道:「頭家娘妳看看,這傢伙是不是和羅夫人有幾分神似?假使真的有幾分關係,那麼幫助羅夫人逃脫也不足為奇吧?」

  黃桂娘雙眼一瞇,黎洪啐道:「你才奇怪吧?張口閉口羅夫人、羅夫人,煩不煩啊?天下人誰不是兩個眼睛、兩個鼻孔、一張嘴巴,我長得像羅夫人又有什麼好奇怪?你怎麼不會講,是你們將我認錯成羅夫人了?啊?」姚堯怒道:「你還狡辯!」

§

  「頭家娘!」高家家丁廖擎奪門而來,一身狼狽地道:「頭家娘,慘了慘了!」
  黃樹蹙眉道:「廖擎,什麼事?不要急,慢慢講。」

  廖擎搖頭道:「頭家娘快走,寨口旁空的廂房給人放火燒了…而且來了三名左右的刺客,他們好厲害呀!弟兄們快要支撐不住了!」黃桂娘驚道:「錦舍呢?錦舍有沒有怎麼樣?」廖擎道:「火勢應該蔓延不到那就可以被撲滅,我已經請人去通知錦舍和張鯽舍了…」黃樹勸道:「頭家娘不必擔心,我這就去錦舍那看看狀況。廖擎,你帶著頭家娘找個安全的地方待著。姚堯,外頭那三名點子就交給你了!」黃桂娘瞅了黎洪一眼,咬牙道:「你這傢伙,等這些事搞定,咱們再來算這筆帳。」姚堯領命而立,怒目瞪視黎洪,狠狠道:「猴死囝仔,這次算你走運。」黎洪冷笑以對,朗聲道:「你才猴死囝仔,衣服給你劃破了,別耍賴,要記得賠我呀!」

步步驚心。十三爺(袁弘飾)|黎洪難得穿了件漂亮的衣服,卻被姚堯刮破,感到生氣。
步步驚心。十三爺(袁弘飾)|黎洪難得穿了件漂亮的衣服,卻被姚堯刮破,感到生氣。

彰化縣半線保
半線庄.高家大寨

  張鯽道:「外頭鏗鏗砰砰的,不知道在吵什麼…錦舍,容我去看一下是怎麼回事。」高人逵拉住張鯽,道:「這事交給下腳手人去就好了,張鯽舍你…要有個三長兩短,我可擔待不起呀!」張鯽笑道:「講出來不怕錦舍見笑,我是在『武嶺門』門下弟子,好歹學過好幾年武藝呢!不敢說多高明,但外人要傷我,只怕也沒那麼容易。」不理高人逵的勸說,逕自往宅第門房外走出去。張鯽既然已經起身,做東道的高人逵只好捨命陪君子,何況他還巴望著迎娶張府姑娘呢!

§

  那點子正是曹斐、徐隆與何勇,三人換掉平素的衣裝,蒙面行動。
他們在八卦山麓遇到江嵐,聽從她的籌畫,負責在黃昏時分製造騷動,吸引大半高家家丁的注意,好讓羅辭能揹負羅夫人逃遁高家寨,而江豪則在南門口備妥驢車,接應羅辭來到,離開半線庄靜養求醫。

  高家家丁除黃樹、廖擎和丁軒之外,多僅是身強體健之輩,武藝並不十分突出,完全不是時時出生入死「藍營」子弟兵的對手。不過,徐隆與何勇志不在克敵制勝,沒有取家丁性命之意,能吸引愈多家丁包圍愈好,那代表黎貞被發現的機率愈低。

  同時寨口火勢蔓延,高家家丁還得分神搶救,徐隆與何勇饒有默契的倚背而立,徐隆道:「還要撐多久?」何勇道:「還沒看到阿九姑娘的訊號,只怕還得再一會了。」徐隆皺眉道:「再拖下去,只怕官兵也要來了。」高家寨位於半線庄,彰化縣府也設立於此,高家寨又是半線庄極為顯貴的大戶,著火出事,勢必一下便惹人關注。曹斐靠了過來,忙道:「待會官兵來了,無論有沒有信號都得逃,記得兵分三路,各逃各的…」

  徐隆點點頭,猛地轉身一記肘擊,又一位高家家丁鼻血噴濺、暈厥當場。三人又拉開了距離,各自為戰。曹斐、徐隆、何勇三人儘管師出同源,但對於武學體會不一,所展現出來的風格截然不同;何勇短小靈敏,氣力略顯不足,時常以踢擊替代揮拳,何勇與敵手周旋之際,時常可以看到何勇跳上跳下的躍姿、徐隆體格粗壯,臂力奇大,下盤扎實也遠勝常人,雙手一拎一扔,輕易地就將敵人摔得七葷八素、曹斐武功的路子與黎洪些微相似,可是不像黎洪喜歡裝模作樣,講究姿勢帥不帥氣,曹斐整體動作顯得簡潔俐落,攻守有度,游刃有餘的樣子。

  徐隆幾番動手下來,斜眼注意到曹斐的起腳身法,暗暗稱奇,在他印象之中,只有輕挑浮動如黎洪,才能揮灑出這般拳風,可是這個曹斐成天掛著一張死魚臉,又開不起任何玩笑,與「輕挑浮動」這四個字完全沾不上邊,徐隆不禁感到好奇,莫非曹斐在往昔是完全不一樣的人嗎?徐隆突感後頭一涼,一陣凌厲的掌風獵獵而來,徐隆旋即閃避,足底一壓,迴身踢擊,徐隆在迴轉之際卻遽然收勢,面罩巧妙遮蓋住徐隆驚詫的表情,來者正是馮九。兩人裝模作樣的交手幾回,馮九雙眼一瞇,「快走!」以唇語催促。

§

  而何勇在層層煙霧瀰漫、人聲鼎沸之際,瞥見高人逵嘻笑怒罵的身影。

  高家家丁不只忙著驅趕不速之客,其他人還得打水救火,忙得不可開交,身為家業之主的高人逵,儼然置身事外的樣子,且自與隨侍談笑,高人逵此刻春風得意、慵懶自得的神情,看不出他負傷在身,更看不出他對於貞兒姊姊無禮之舉有任何羞愧之色,何勇不禁心頭火起:「這傢伙簡直沒心沒肺,表小姐不能嫁給這種人….」

  何勇一步「銀鞍踏雪」,飛身竄到高人逵面前,揮拳揍了高人逵一拳,但招數未使老,瞥見二師兄張鯽赫然在側,竟為了保護高人逵而動手,何勇大吃一驚,只見張鯽雙掌平推,來勢洶洶地對自己動起手來,正是一招「排山推海」。

  「排山推海」「屏風山長拳」最為簡練的招式;發招之際,馬步站穩,氣沉丹田,兩掌伸直、雙臂平展而發,掌力火侯隨個人內功修為而異,此招平實無華,卻十分直截精湛。何勇登時猝不及防,胸口前腹各中一掌。張鯽對於徐隆、何勇今日之舉動並不知情,張鯽這一掌發自丹田,可謂毫不保留。而何勇則是過份專注在高人逵身上,見到張鯽當口,渾然一愣、大吃一驚之餘,在毫無戒備之下挨了這一掌,不然以何勇的本事,縱然對方的攻勢再洶湧十倍,決不至於如此狼狽。

  何勇胸口氣血翻湧得難受,咬著牙奮力支撐,心想:「不行,不能拖累二師兄…得快點走!」何勇硬提了一口氣,勉力奔了幾步,立時感到頭暈目眩;在這種情況下,饒是何勇輕身功夫堪稱「藍營」第一,張鯽此刻也能輕鬆追在其後,何勇雙膝一軟,張鯽大喝:「哪裏走?」曹斐趕在千鈞一髮之際來解圍,與張鯽雙掌相交,立刻以更厚實的掌勁逼退了張鯽,張鯽往後顛了幾步,曹斐旋即左臂一伸,拉提何勇的臂膀,兩人並肩逃離高家寨。

  姚堯終於從高人遠房廳來抵現場,高人逵大聲喝道:「姚堯,你來得正好,給我抓住那兩個人!」姚堯環顧四周,縱使現場聲勢混亂,搞得這麼大陣仗,但被燒得兩間竹舍,並沒有放什麼貴重的東西,損失並不大,實在詭異,只怕是對方的聲東擊西之計。姚堯將這番計較細細與高人逵說了,高人逵兀自劈頭痛駡:「叫你追你就追,講那麼多廢話幹嗎?搞清楚,這裏在作主的是我還是你呀?快去!」

§

  曹斐扶著何勇倉皇狂奔,後頭依然有三三兩兩家丁在追趕,曹斐劈頭罵道:「你是白癡嗎?要是你給他們捉到…咱們這一番苦心可全毀了。」何勇眼神閃過一絲歉疚,咳了幾口血,呼吸略略通暢,低聲道:「我五哥…徐隆呢?」曹斐搖頭不語,他眼下確實不清楚在高家寨的另一端,徐隆與黎洪正在揮拳相向,激鬥得不可開交-


【小說目錄】
<<(五十一)大戶人家
(五十三)兄弟鬩牆 >>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