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五十)藏蹤

彰化縣半線保
半線庄.高家寨

  潘五悶哼一聲,鬆開了高人遠的手臂。
  江嵐鬆了口氣,這個潘五比她的愛犬Suazi來得黏人!她大步推著高人遠的背快步走去,不忘回頭對潘五說道:「你也該換件外衫吧!遠舍借我一下,馬上還你呀!」高人遠性子溫和,任江嵐這樣大步推著走也不以為忤,只是對潘五抱以無可奈何的微笑。

§

  高人遠一被江嵐推進房間,就清晰聽到耳後「喀」的一聲,高人遠奇道:「阿嵐,你把房門鎖上幹嘛?」往前走了幾步,赫見一名披頭散髮的女子坐臥在自己的眠床上,更令人驚愕的是,室內還有另一名高大的男子,正是羅辭。

  高人遠大吃一驚,不住「啊」了一聲,那叫聲未歇,尾音立刻被身後給人以手掌摀住。高人遠斜眼一瞟,那人不是別人,就是他最為情切關心的馮九,馮九對高人遠使出噤聲的手勢,才緩緩鬆開了高人遠的口。
  
  高人遠目光睜睜盯著馮九,驚魂甫定,才注意到江嵐從門口竄到自己的身前,而羅辭此刻前額布滿汗水,顆顆斗大如珠,他雙手的背心貼在女子的身後,似是輸送真氣、正自療傷的樣子。江嵐伸手一探那女子的脈搏,連忙搖頭嘆息,高人遠疑惑不已,又將視線轉到馮九身上,腦筋一片混亂。

  馮九低聲道:「遠舍,對不起…事前沒辦法和你商量…」

  高人遠咳了一聲,問道:「你、你們…是怎麼回事?這女人…這女人…」馮九答道:「她是羅夫人。」高人遠身子一顫,定睛一望,他只在羅辭大婚之後那幾日看過羅夫人幾次,羅夫人稱不上嬌麗絕倫,好歹也留下了一個眉清目秀的印象,可是眼下這女子雙目微閉,面如金紙,臉頰凹入,竟與死屍無異,高人遠渾難以與先前看過的羅夫人聯想在一起。

  高人遠道:「聽我阿爸講…羅夫人刺傷逵弟,之後就不知所蹤,現在外頭…啊!因為【藍張興】張鯽二公子來訪,外頭到處都在找羅夫人,你們這樣…」馮九道:「說來複雜,羅夫人是刺傷了錦舍沒錯,但是羅夫人挨了姚堯一掌,內傷實在太重,急需安寧乾淨的地方治療,左思右想之下,我們就冒險躲到遠舍的房間…」高人遠驚道:「躲到我的房間…你們還真大膽…」

  羅辭伸手抹了抹汗,另一隻手還搭在妻子的背心上,笑道:「所謂最危險的地方,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呀…」高人遠一凜,馮九道:「不好意思啦…遠舍,我想說黃樹師傅和廖擎他們再怎麼大膽,也不可能會搜到你的房間…」

§

  「Marro!你在跟誰說話?」外頭傳來急促的敲門聲,潘五叫道:「你幹嘛鎖門?搞什麼啊?

  高人遠回房間之後,乍見馮九,和在外被追緝的羅辭夫婦,腦袋無預警被塞了太多東西,一下轉不過來,渾然忘卻潘五的存在,一聽到潘五在門外呼喝,旋即愕然當場。
  
  「嗚-!」高人遠回頭,羅夫人倚在床沿,倏地嘔了一口黑血,濺了一地。
  「Marro!Marro!」潘五彷彿聽見異聲,又更用力地敲擊房門。

§

  「潘五你不要吵,遠舍在飲水呢!你這麼一叫,水都打翻了,遠舍可要嗆到了!」江嵐叫道,黎貞似是恢復了些神智,睜眼見到江嵐,有股暖洋洋的熱氣從背心傳入自己的四肢,處處感到舒服,可是她依然渾身乏力,身軀攤軟在江嵐身上。  

  江嵐連忙對高人遠使眼色,希望他接話圓場,她沒想過高人遠這一答應是百害而無一利,高人遠不禁足下躊躇,略一沉吟,外頭是潘五愈來愈急促的叫喚聲。


  「遠舍」高人遠身為【高福盛】頭家長子,地位雖尊,但父親高濟芳冷落他,主母黃桂娘厭惡他,弟弟輕賤他,舅爺黃會坤根本無視他;在這世態炎涼的世道,儘管高人遠待人謙厚,下腳手人也是對「錦舍」高人逵逢迎巴結得多。黃桂娘疼高人逵入命,而自己的房間卻窩藏著行刺他寶貝兒子的兇手,雖然這是馮九他們自作主張,若要給外人撞見,高人遠依然百口莫辯,簡直跳到大肚溪也洗不清,那他往後還要不要在高家寨過日子?

  如今羅辭與羅夫人的處境,就像「人為刀俎、我為魚肉」,儘管潘五是高人遠的親信,但這事多一人知道、就多一分洩漏的危險,羅夫人行蹤曝露與否,全繫在高人遠一念之間。

  話說回來,放眼偌大的高家寨,從小到大,除了表兄潘五外,竟然只有武夫之女馮九,願意以朋友之義真心相待。豪爽俐落的馮九,她早已無數次擋在自己身前,仗義執言、甚至拔刀而出,只因為看不慣高人逵的囂張任性。年紀小了許多的江嵐會與自己親近,無疑也是受到馮九的影響。

  馮九拉了拉高人遠臂膀,以極其殷切的眼神望著高人遠,高人遠不禁一怔…體格羼弱的自己,別說有能力保護馮九了,馮九甚至不曾拜託過自己做過任何事…或許馮九本人並不介意,也從來不曉得…外表瘦弱如高人遠,依然會很想要在女孩子面前,展現自己男子氣概的一面,於是在馮九企盼的目光之中,高人遠心中很快就有了答案-

§

  高人遠再無所惑,配合地咳了五、六聲嗽,大聲道:「Nahup…你…可不可以到外邊去等呀?

  「可是…!」潘五無論如何都不放心高人遠。
  「我、我馬上就出去了啦!你..別老愛催人嘛!
  「好吧…」潘五語氣有些不甘。

  高人遠如此回應潘五,也等於是點頭幫助馮九他們,不禁讓江嵐鬆了一口氣。潘五與高人遠是死忠兼換帖沒錯,但性子異常執拗,可不像遠舍這麼好講話。而且,站在潘五的立場,這種對高人遠「百害而無一利」的事情,光要穩住他就不曉得要費多少唇舌。

§

  高人遠終於支開潘五,望著室內的四人,心中又湧起一陣無力感,怔忡地嘆了口氣,說道:「你們…接下來打算怎麼辦?」馮九道:「阿嵐,羅夫人這樣…方便外出活動嗎?」羅辭搖頭道:「不行,遠舍回來了,我們今天就得走,再說,之傑可能已經在外頭等我了。」江嵐道:「羅大哥,你辛苦了一日一夜,內力想必消耗不少…這瘀血剛剛一吐,貞兒姊姊這下自行支撐幾刻不成問題,你先吐納運氣,傍晚時分,外頭會有一陣騷動,你捉緊時間,趁亂逃走。」

  高人遠皺眉道:「什麼騷動?」馮九笑道:「放心,定是阿嵐在外頭認識的好朋友。」江嵐正欲回答,羅辭岔口道:「阿嵐,遠舍知道越少越好,還有…遠舍,這冒昧入室之舉,還望你不會見怪。」高人遠瞪大了眼睛,搖首道:「羅鏢頭這話太客氣了,押鏢的時候…我又哪次不是麻煩你呢 ?我…」羅辭道:「遠舍客氣了。」

  黎貞軟癱的身子依然趴伏在江嵐身上,只聽她以氣若游絲的聲音說道:「我…我想見我阿兄…」

  高人遠道:「張鯽舍嗎?他剛好來這做客呢!要不,等一下我…」黎貞是以【藍張興】張氏的名義下嫁羅辭,卻見雙目微閉的羅夫人,眼角處水光閃閃,似是淚珠,欲墜還墜,即刻止住了高人遠的話頭。黎貞沒有力氣否認,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見到明天的朝陽,但姓氏被剝奪的氣惱,從心底浮現橫亙滿腔。

§

  「Marro!你好了沒?」潘五又在叫嚷。

  「潘五,你這個人有病是不是啊?好煩啊!」江嵐在心裡怒罵,臉上卻不動聲色,兀自緊緊握著黎貞的手,她低聲道:「我聽……我聽我朋友說,妳阿兄和張鯽舍一起來,我…我想辦法把他帶來!」江嵐本欲提徐隆和何勇的名字,但她心念一動,想起了黎貞與徐隆的往事,立時改口以「朋友」二字含糊帶過去。

  「我…我再找我蔥青色的大襟…就是織錦緞那件,你…知道放在哪嗎?」面對潘五的強勢關切,高人遠倉促回應。
  「衣衫的事情,你要問阿綉啊!」潘五在門口外翻了白眼,沒好氣的說。
  「那…我這就出去,你…你和我去找阿綉…」高人遠口齒並不機伶,要他當場扯謊有些為難,是以說起話來更是吞吞吐吐,他同時也對馮九和江嵐擺了擺手,示意自己要把潘五給引開,其它要他們好好保重。

※《步步驚心》九爺(韓棟飾)之常服:蔥綠色,立領,大襟右衽,香色素接袖,馬蹄袖端。

§

  高人遠解開門鎖,房門還未完全開啟,潘五便往門縫一擠,想要一探房間究竟的樣子,高人遠連忙推開潘五,皺眉道:「你幹什麼啦?」高人遠將頭一撇閃避潘五凌厲的目光。潘五不死心,又打算往門縫一鑽,這回高人遠有些攔不住,說時遲那時快,江嵐正巧從門後鑽出來,很不客氣地大力頂撞潘五,將他撞退了兩步。

  潘五表情十分嚴峻,打量著神色古怪的高人遠以及表情嫌惡的江嵐,江嵐劈頭道:「瞪什麼瞪?囉囉嗦嗦…」潘五冷哼一聲,喉結一動,卻又不言語了,拍拍高人遠的肩膀。江嵐眉宇深鎖,嘀咕著這傢伙怎麼沒有繼續追問,是想到哪裡去了?伸手推了潘五一把,高聲道:「快走啦!被你再這樣瞪下去,我全身晦氣!」

彰化縣半線保
半線庄.八卦山麓

  徐隆引頸道:「不知道江嵐順利進去了沒有…」
  何勇笑道:「放心吧!江姑娘聰明伶俐,一定沒問題的。」

  徐隆回過頭,又見李蔭,內心有千言萬語,諸如這些日子你們過得怎麼樣?一切還慣習嗎?南岸的人有沒有為難過你們?但無論如何,徐隆若當著曹斐和丁軒的面,張口詢問一個有夫之婦的隱事,到底不是好事,而聲名對於一個女子又是何等重要,徐隆喉頭一緊,終究將滿腔的疑問給吞嚥下去。

  曹斐自從見到江嵐與丁軒後,始終沉默不語,默默觀察徐隆一陣青一陣白的面色,終於開口道:「徐隆,你氣色真差…等一下去高家寨那攪亂的任務,我看你還是留守在這,讓丁軒大叔去好了。」徐隆一凜,留下來看照李蔭,儘管能直接詢問黎貞的事,但是眼前有難得親眼見到黎貞的機會,他無論如何也不想放棄,猛然搖頭道:「不,我沒事!高家的人對丁軒大叔的身手太熟悉了,被認出來…他以後怎麼繼續留在高家寨呢?」

  曹斐道:「那是…!不過,你要記得,千萬不要做無謂的糾纏。」徐隆頷首,目光又對上李蔭,李蔭嘆道:「徐隆,你到底有什麼事情,就直接說了吧!」徐隆支支吾吾了幾句,大咧咧的丁軒坐在後頭,劈頭罵道:「男子漢大丈夫,說個話還這樣婆婆媽媽,看了真令人胃疼!」

  何勇道:「蔭娘,你們在南岸這些日子,過得怎麼樣?」李蔭垂首道:「在發生這件事之前,這些日子我們過得很好,江姑娘,還有那位馮姑娘,常常會來關照我們,阿彌陀佛…真希望夫人此刻沒事……」李蔭言詞坦蕩,應不是敷衍之語。徐隆思潮跌宕;黎貞過得不好,徐隆自然難過,黎貞過得很好,按理說徐隆應該寬心,但是心裏某個角落,卻暗暗不快-原來自己是個氣量狹小的男人嗎?

  半晌,曹斐抬頭望了天際,說道:「時間差不多了,咱們該出發了。」何勇應聲而起,徐隆緊跟何勇與曹斐出發,但徐隆踏步一邁的時候…卻發現雙足沒來由地顫抖不已。


【小說目錄】
<<(卌九)婉轉女子
(五十一)大戶人家 >>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