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卌三)刺逵

彰化縣猫霧拺保
藍興庄(藍張興庄)

  「五娘!我明日要去半線庄,求了很久呢!張鯽二師兄終於同意讓我一起去!」徐五娘雙眉一擠,沒好氣道:「什麼話?這種事還要求,貞兒嫁去那好一會了,他那個半路殺出來的舅子可以去,你這個真舅子,居然還要求才能去,哀-」

  「這回要不是阿勇的老爸,前日幫我邊薙髮邊聊天才知道呢!不然師父本來要安排我和阿隆去大里善庄,差點和二師兄錯開行程了呢!」黎洪說著還摸著他剛薙得光亮的前額,搔首弄姿一翻,徐五娘暗暗好笑,這小鬼身上是爬滿蟲子嗎?扭來扭去的動作一大堆!

§

  「才替三少夫人煮了一鍋雞湯,不過阿娣害喜害得嚴重,半點胃口也沒有…你等下隨我到灶腳來,今日阿隆不在,你一個人食兩隻雞腿可好?」黎貞嫁去大肚溪南岸之後,顏居益揀了顏家大院門房守衛曾丹的親戚替代,ㄚ頭曾娣去年嫁予顏季崑。果真顏季崑只有心智年齡不足,其他地方一點問題也沒有,而且動作還挺快的,沒多久就讓曾娣有了身孕。

  「嗚嗚-還是五娘最疼我了!我有得食就很開心了啦…妳也食一隻嘛!」黎洪嘴甜,向來很會討徐五娘歡心,徐五娘倒也真的像親生兒子一般看待黎洪,聽到張府的人未盡厚道,很是替黎洪憤憤不平:「唉呀!我要偷食有的是機會…再講,有時候灶腳待久了,一鍋好料煮出來,但我可一點食慾都沒有呀-話說回來,張家的人也太不厚道了吧!要去也找貞兒不跟你講一聲…」

  「五娘,妳不要生氣啦!生氣會長皺紋,笑一個好嗎?管他告不告訴我,反正我阿洪神通廣大,終究是給我知道,然後也讓我跟去啦!結果是好的…就萬事大吉啦!」黎洪表情得意非凡,還不自主抖起腳來,徐五娘眼尖,一腳就踹過去,喝道:「男抖貧、女抖賤…」黎洪全身縮了一下,高舉雙手作勢投降道:「五娘,妳下次可不可以用講的啊?我、我只是太歡喜了些嘛…犯不著這樣起腳動手…」

§

  只見徐五娘似笑非笑地走進黎洪,黎洪登時立正站好,擰著眉頭看著徐五娘上下打量自己,黎洪嚅囁道:「五娘,我最近都有乖乖聽師父的話,可沒有假鬼假怪喔…妳…妳不要這樣看人,我覺得很可怕…」徐五娘笑了出來,黎洪也跟乾笑一聲。「啊-」徐五娘忽地伸出手指,擰住黎洪的耳朵,黎洪身軀被拉彎,眼眸平視著徐五娘凌厲的目光:「五娘,妳幹嘛啦?」

  徐五娘笑道:「我就覺得奇怪,平常就你嫌東嫌西的話最多,今天居然歡喜成這樣,什麼都可以不計較,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老實,五娘怎麼都不知道?」語畢朝黎洪的胸口大力一捶,黎洪叫疼一聲,嘴上不住咕噥。

  徐五娘雙手負胸,笑道:「嘴巴講得這麼好聽,要去看貞兒…心裏一定是在盼望那位嵐妹妹,終於得償所願了,一高興什麼都無所謂啦!」黎洪摀著被徐五娘捏住犯疼得耳朵,陪笑道:「五娘英明啊!還真的什麼都瞞不住妳。」徐五娘雙眉一挑,啐道:「少在那邊巴結!也不看是誰把你帶大?你這臭囝仔腦袋裝什麼我還不知道!」黎洪下唇一撇,笑道:「五娘不是也誇她古錐嗎?雖然不是漢家姑娘,不過…」

  徐五娘忽道:「我倒不計較這個,只是表小姐那邊…」黎洪原本笑容滿面的表情倏地一僵,只聽徐五娘又道:「表小姐這幾日常來與我聊天,還來咱的屋裡坐過幾回,是講咱家也沒什麼好看的,四面環堵,一眼就望盡,自然是無法和她張家府第的閨房比啦…不過表小姐最近常與我講些童年往事。她講,放眼整個藍興庄,就你最不知好歹,從小就三番四次跟她吵架…她常常覺得你很討厭,但是有一日突然少了你的拌嘴聲,她可是會很想念的…」

  黎洪心情頓時有些複雜,揪著一張苦臉,蹙眉道:「五娘,妳突然跟我講這些,我也…」徐五娘嘆了口氣,忽然從懷中掏出了幾塊碎銀子,塞到黎洪手中,黎洪愕然道:「五娘…這是幹嘛?」

  徐五娘回復起一貫精神奕奕的神態,毫不客氣地捏了黎洪的臉頰,笑道:「臭囝仔!去見中意的女孩子,去大街上買個東西送給她,鐲子、耳鉤什麼都好,就是不能空手而去,懂嗎?」黎洪道:「既然是這樣,我自己有錢…」黎洪臉頰給徐五娘拉著,講起話來怪滑稽的,徐五娘笑罵道:「這次就算我五娘一點的心意啦!你小子討媳婦時,願意來找你五娘喝喜酒就夠了啦!」

  黎洪道:「什麼話?我若真討媳婦,五娘可是要坐主位,讓我拜高堂的-」
  徐五娘笑了笑,鬆開了黎洪的臉頰,道:「就你小子會講話,會討你五娘歡心!」

彰化縣半線保
半線庄.高家大宅

  高人逵待黃桂娘走遠,「刷」地一聲打開了扇子,明明是寒意未褪的二月仲春,煞有其事地搖起扇子。高人逵目光帶刺,上下打量著黎貞,沉吟不語,黎貞未敢妄動,笑道:「錦舍不知有何見教?」高人逵道:「羅夫人真覺得本舍是『人中鳳凰』,不騙人?」黎貞頷首而笑,暗道:「從前在少夫人身邊的大舍…才不會問這麼不要臉的話呢!」不過自己處境如一尾魚落鼎,可不能這麼老實。

  高人逵笑出聲,道:「不是本舍有見教,本舍的美人才有見教找妳呢!」黎貞雙目微睜,只見一名身形嫵媚、姿態曼妙的女子從後廊緩緩入了廳堂,黎貞對上她的雙眼,一陣冷冽冰霜的氣息獵獵而來。

  「她就是羅鏢頭的夫人?」
  「是…」
  「怎麼覺得在哪裡看過這張臉…」
  黎貞暗暗喊糟,這女子八成和黎洪交手過,只怕是敵非友…

  
  高人逵道:「這羅夫人雖然沒有葉淃漣妳來得美,但是還算挺清秀的…」葉淃漣回望了高人逵一眼,搖首道:「就這點姿色,配羅鏢頭那樣的男人,真令人不開心。」黎貞不自覺將頭低下,內心一片混亂,這兩個人的對話令她完全捉不到頭緒。

  高人逵兩手一攤,將扇子闔上,伸手就是朝黎貞的臉頰一摸。黎貞愣了一會,大驚失色,收不住怒瞪高人逵的眼光,難以置信地顫聲道:「你…?你…!」高人逵挑眉道:「我?我怎樣?剛剛說話的時候不是還很大方得體嗎?給本舍摸一下就龜腳露出了吼?」


  高人逵大手整個伏貼到黎貞臉上這個動作,羅辭對自己一直以禮相待就不必提了,與自己兩小無猜的徐隆也不曾如此唐突過。黎貞略略鎮定了心神,又回復原本的神態,正色道:「給錦舍見笑了,真不知道這位葉姑娘…有什麼事情想要問羅張氏嗎?」

  葉淃漣半瞇著眼,信步環繞黎貞一圈,腳步轉到黎貞的正面才停下,嘆道:「乾乾瘦瘦的,手又這麼粗…這哪裡有大家閨秀的風範?妳到底憑什麼本事嫁給羅鏢頭,我真是不懂…」黎貞抿嘴不言,忽地下腹一涼,淡青的衣裳下擺已被劃破一道口子,黎貞連忙伸手蓋住露出的肌膚,心頭又是一陣怒火,道:「葉姑娘這是幹什麼?咱們初次見面,我…我可有哪裡得罪妳了嗎?」

  「不要怪我,要怪就怪那位…在烏日庄口對我動粗的…少年漳仔…」好吧!如果是阿兄的帳,姑且吞下了就是了!黎貞默想,不過這個葉淃漣語氣沒有半分溫度可言,說起話來真不舒服…黎貞正自琢磨該如何是好,將頭微微一側,咬牙道:「錦舍,羅…羅鏢頭可是頭家倚重的人,你…你就任你手下如此對待我嗎?不怕…不怕頭家知道以後,會為難錦舍嗎?」

  高人逵負手在背,頷首道:「嗯…羅夫人講得很有道理,本舍還真的有點擔心呢!」

  黎貞心裏鬆了一口氣,低眉道:「錦舍和葉姑娘的問題,恕羅張氏愚鈍,容我回去思考一段時間,想通了…再找機會回稟錦舍與葉姑娘,告辭。」黎貞心裏只想盡速離開這個地方,顧不得高人逵回應,連忙轉身朝高家宅第的門口走出。

§

  高人逵道:「等一下。

  黎貞背地裡翻了大白眼,只得轉身僵笑,欠身又道:「是,錦舍還有何吩咐?」高人逵眼眸發出異樣的光芒,緩緩走向黎貞,說道:「本舍沒讓妳走,妳在急什麼?」說到最後一個字的時候,猛地一把扯住黎貞的手肘處。

  黎貞淺笑道:「不怪錦舍發這麼大脾氣,是我失禮了。」高人逵原本期待黎貞驚慌失措的表情,哭喪一張臉向自己求情,那可大大滿足了他的優越感,萬萬沒想到羅夫人是一派從容的態度,令高人逵失望透頂,惱怒之心頓生,他手上施力更甚,不悅地道:「本來以為妳嬌怯怯,好呀!現在才知道妳和羅辭都是一個樣!嘴上恭恭敬敬一回事,心裏都瞧不起本舍是不是?」黎貞莫名被吼了一陣,藏在袖中的手掌漸漸握緊了拳頭,黎貞微慍道:「錦舍!我沒有…瞧不起你…我不曉得你在講什麼…請你、請你放手!」

  高人逵沉著一張臉,狠狠道:「生氣?鬼才相信妳生下來沒給男人碰過!本舍治不了妳丈夫,但我有的是方法治妳!不過就是個女人,給別的男人摸了一下,看妳有膽沒膽找妳的男人哭訴…!」語畢另外一隻手就朝黎貞的胸脯不客氣地伸出去,高人逵的指尖即將觸及女方胸脯之前,黎貞出於本能反應,扣住高人逵意圖不軌的大手,她左爪往右邊扯,右手反之,正足一勾,高人逵始料未及,摔了一個雙腳朝天。

§

  高人逵與葉淃漣並不知道外表嬌怯的黎貞也會來這手,盡皆失色,連黎貞本身對於將錦舍摔得狗吃屎的舉動也嚇了一跳,愣愣地杵在原地,直到她看到葉淃漣神色不善地向自己奔來,「妳失神啦?還不快走!」馮九不知何時擋在黎貞身前,一腳逼退葉淃漣,葉淃漣一跌將廳堂的椅子給摔破了。

  「阿九姊,謝…」

  「快走!等下再講!」馮九拉住黎貞的手,黎貞驚魂甫定,正欲轉身,腳足一軟,兩隻腳踝都給高人逵猛地抓住,黎貞也因此摔倒在地,馮九叫道:「貞兒!」

  「擔心妳自己吧!」葉淃漣朝馮九射出吹箭,這吹箭可上了她葉淃漣的獨門毒藥,饒是馮九輕功了得,只得連忙側身閃避,眼角卻瞥到高人逵整個身軀撲在黎貞身上,情急之下,黎貞再也不顧忌對方是【高福盛】少頭家身份,拚死命的掙扎。  

  儘管黎貞曾隨著徐隆學過幾招「武嶺門」的粗淺功夫,畢竟僅是出於閒暇的消遣,她本職還是在顏家大院服侍,並不可能像「藍營」弟子一般,終日時刻勤練。適才出了那一招摔倒高人逵得手,不過是出於眾人意表,佔了先機罷了!高人逵儘管不是武林人士,好歹是個男子,他以蠻力和自身重量同時壓迫黎貞,黎貞此刻只剩掙扎的份。

§

  黎貞心中是又驚又怒又是感傷,驚訝的是堂堂【高福盛】豪門嫡子,為人竟如此下流卑劣;憤怒的是自己受迫於人,居然如此無力反擊;感傷的是為何命運如此弄人,她到底是犯了怎麼樣的錯,天公伯為什麼總是要和她開這樣的玩笑?滿腔的悲苦之情橫亙於胸口,也似反抗命運不公對待的激昂內心,當下這一刻全盤化作死命抵抗的力量。

  高人逵沒有想到黎貞這個女孩子力氣比他想像中來得大,他怒吼一聲,左手大力的按壓住黎貞的右肩,右手一揮,就是給黎貞一記響亮的耳光。

  「啊-!」高人逵反手又是一搧,黎貞臉頰一陣熱辣,懷中一陣冰冷,那是江嵐給她防身用的銀製飛刀,只見高人逵一臉凶狠的模樣,右手高揚,作勢再給黎貞一記耳光,黎貞不假思索,伸手一探,朝高人逵腹部狠狠刺去-


※ 封面照片:徐太宇(王大陸飾)。(華聯提供)
這裡絕對沒有詆毀本尊的意思!我只是和朋友曾經討論,高人逵這個腳色如果是真人的話,一致認為王大陸若穿著清代-月白色馬掛(如下圖,【步步驚心】八爺鄭嘉穎所穿),就是我能想像覺得最適合高人逵的形象了~

%e6%ad%a5%e6%ad%a5%e9%a9%9a%e5%bf%83%ef%bc%88%e9%a6%ac%e8%a4%82%ef%bc%89
步步驚心。月白色馬褂。八爺-鄭嘉穎飾

【小說目錄】
<<(卌二)北風找縫
(卌四)四面楚歌 >>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