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廿二)盛氣不泄畢

彰化縣半線保
半線庄.高家大寨

  「向陽…」家丁廖擎彎身扶起傅向陽,肌肉牽動痛處,眼淚也奪眶而出,只見他額頭被撞了一個大洞,滿臉瘀青,好不狼狽。

   「曹斐!幹什麼?你造反啊?」高人逵惡狠狠盯著曹斐,他憤怒的不是手下被欺凌,而是事態不照他的意思發展。曹斐此舉對於心高氣傲的高人逵簡直是奇恥大辱,偏偏曹斐更是目光無畏地回視高人逵,他臉上一陣青一陣紅,牙根咬得咯咯作響。

  「哼…我又不是你高家的奴僕,何來造反之有?」曹斐襟袖微揚,不卑不吭地說道:「我只是看不慣貴莊的人們光天化日之下…一群大男人這樣欺侮一個孤身女子…偏要插手管一管。」高人逵臉色一沉,眼前這個貓面仔是半線庄茶樓的伙計-曹斐。

 

  平素在茶樓酒肆打雜的曹斐,亦是【高福盛】臨時幫工,無論任何工作的內容,細至算帳、收帳,粗至負重、押鏢,曹斐皆能得心應手,未久便嶄露鋒芒,儘管曹斐面貌醜怪,背景晦澀莫測,又是漳裔,依然漸漸引起高濟芳的看重,多次表達想延攬之意。曹斐屢屢婉拒,高濟芳為表禮賢下士的姿態,自己時不時會送他禮物,更常常約束門人不得對曹斐無禮;於是高人逵再蠻橫和目中無人,亦不大敢對父親眼中中意的人才過於造次。

  「無論如何,你來者是客,腳下踩得是我家的地頭、半線庄更是我家地盤…本舍教訓下人,原本就輪不到外人掣肘,這一狀告到外頭去,到底是誰理虧?」高人逵這一番話並非無所依據,按照大清律令,自家庭院之中,為求自保,饒是高人逵在家院之中杖殺群眾,乃屬正當防衛,死者何冤之有?又有何人敢替死者擊鼓鳴冤?

  「如果我非要插手呢?」曹斐目光如熾,伸手空掄拉開箝制住馮九的姚堯,姚堯腳步一側,手腕一鬆,馮九輕巧地晃了出去,在曹斐耳邊道了聲謝,單手指著葉淃漣,喝道:「葉淃漣,把阿嵐給放開!」高人遠立即補上一句:「快放手!」高人逵右手一晃,竹摺長扇遮住半邊面容,一時沉吟未決,葉淃漣施力放緩,江嵐趁機使勁掙脫。

 

  高人逵瞇眼道:「阿兄,你今日是存心與我對幹了?」
  高人遠猛地搖頭,激烈的咳嗽聲又截住了話頭,他覺得自己菸癮犯了…心神很是焦躁,斷斷續續地道:「逵弟…我沒有!這兩人是顏…顏頭家的腳手…,父親不是交代過…遇到『藍營』的人要重重禮遇…有機會更要請他們來一趟嗎?」

  高人逵斜眼瞪著黎徐,將扇柄一收,道:「這兩個我知道…媽祖生日走一趟北岸時看過!粗魯得要命,一見面就起腳動手的!我不認為父親會想重重禮遇他們!」

  「也不看是誰先動手的!」徐隆不出黎洪所料的回嘴,黎洪心想糟糕,但他不知道更糟糕的時候還在後頭;徐隆儼然一副魚死網破的表情,什麼禮數場合、應對進退都拋諸腦後,一肚子的疑惑憋了太久,腦袋中只想著高人逵與簡阿來總算在自己面前齊聚一堂,若不趁此一機緣問個清楚、了卻心中惶惑,更待何時?

  徐隆大聲道:「我李桐師弟在三月底慘死旱溪濱,錦舍和簡阿來當時恰好也出現在我師弟屍首附近…….我不過就想當面向錦舍和簡阿來詢問當時的狀況,這難道不是情理之中的事嗎?誰知給人推託了那麼久,再講…無論是這次或者前次…先動手的不都是你們嗎?」

  「本舍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!你們上回不就問過了嗎?你們漳仔就真的是豬,聽不懂人話嗎?」高人逵惱怒萬怒,語氣透露出不耐煩。面對高家錦舍的疾言厲色,徐隆無所畏懼地回道:「錦舍自有錦舍的說法,徐隆不敏,敢問錦舍是何時認識簡阿來的?」高人逵心中一凜,瞟了簡阿來,對方僅是微微搖頭,他全身狼狽,不僅肩頭中針,肋骨也被黎洪踢斷了幾根,看來簡阿來為了等葉淃漣毒針的解藥,一時半刻也不肯躲藏、暫避鋒頭了!

  高人逵袖口一拂,沉著嗓子道:「你什麼身份,要提問本舍還不配呢!」徐隆怒火無所出,正欲發作,卻見高人逵雙目示意廖擎出手。「小心!」黎洪叫道,高家家丁廖擎腳步一近,就被徐隆用腳剷人脛骨,連踢帶摔地倒在地上,這一記「韃子跤」的手法在滿人入主中原後開始流行,凡練武之人皆能輕易使出這麼一手,即便帝國邊陲的台灣府也不例外。

  黎洪看著摔得一屁股灰的廖擎,嘴上不住戲謔道:「我不是已經提醒你了嗎?還是這麼不小心~」丁軒冷不防敲了黎洪一記後腦杓,黎洪「呿」了一聲,差點也忘了自己是被制伏在高家人手中。

 

  姚堯眉睫一晃,反手一記「少林白鶴拳」,迅雷疾閃,將全身力量灌注在指尖重量出擊,徐隆登時感到身後一陣朔風虎嘯,但姚堯周正的拳勁卻被一股翻浪般手勁給截斷,黎洪心下再無疑惑,對方正是「武嶺門」嫡傳弟子,只怕不是師父石紹南或吳紹東一脈,不然不至於如此眼生;且聽曹斐道:「人命關天,豈能以一句配不配敷衍了事?遠舍,你也是【高福盛】少頭家,這裡總有你說話的地方吧?你怎麼講?」他聲音雖然不大,但隱然有些威嚴之氣,教人難以置若罔聞。

  高人遠周遭的人全將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,愣了一會,身旁潘五的目光蘊涵著「恨鐵不成鋼」的責陳,高人遠臉色更顯蒼白,嚅聲道:「我…我…這…你們是什麼樣的狀況…我…」終於注意到馮九一雙明眸也瞧著自己,高人遠才感到一陣安定,吁了一口氣道:「簡阿來父親福昌公……與咱家往來多年,我們很早就認識彼此了。」

  徐隆粗聲道:「簡阿來,你為何要說謊?說你從不認識錦舍,是不是在掩蓋什麼?」簡阿來有氣無力地道:「你…你…說什麼啊?今天還是…我第一次見到你,你…什麼時候問過我?不懂你在問什麼…神經病!」黎洪插口罵道:「之前說你是無賴,聽你這樣講話,講你無賴似乎還太小看你了!」

 

  簡阿來強自鎮定,將頭一撇,不去理會黎洪的譏諷之語,高人遠道:「看樣子雙方是有些誤會,講開了…就好!要不…」高人逵大聲道:「兩隻神經病在學狗吠,懶得理他們!阿兄,傅向陽好端端被打成這樣,這筆帳如果我不討,本舍的面子往哪擺?」

  馮九怒道:「曹貓仔是為了我出頭,你有氣就衝著本姑娘來好了!別…」此時曹斐一個手勢,止住馮九的話頭,道:「你欲怎樣?」曹斐因為一張坑坑洞洞的麻子臉,被暱稱「曹貓仔」或「貓面仔」〈註 1〉,他本人不僅不以為忤,甚至喜歡別人稱呼他綽號勝過於本名。

  「不怎麼樣…跟傅向陽下跪叩三個響頭,賠個罪,本舍或許可以考慮沒有這件事,父親問起向陽,我大就回答講八卦山那路整得不平,向陽走路不慎,跌成這副德行……」
  「你怎麼會有我願意向那隻走狗叩頭的想法?」曹斐傲然昂首,語意充滿不屑。
  「那本舍可不在乎你是不是父親看重的人了!曹貓仔在高家大院,無緣無故與人動粗,本舍為求自保、迫於無奈,失手帶人錯殺曹貓仔,你覺得這藉口父親會不會接受?」

 

  「錦舍!遠舍也在這呢!你真的以為你可以隻手遮天嗎?」沉默良久的潘五終於忍不住,指著高人逵破口大罵。
  「可不可以隻手遮天…試試看才知道…」高人逵語音未落,葉淃漣束身而起,落如飛箭,曹斐悠忽之間,動作一驚一乍,正面踢蹬,化解了葉淃漣鬼魅招邪的搏擊之術。

  葉淃漣喃聲道:「你跟徐隆那個漳洲仔是一路的嗎?」
  曹斐臉上露出一絲清冷的笑意,道:「真好笑,明明就是個番仔,學咱漢人的口氣,漳仔、泉仔,對你有差嗎?」葉淃漣儘管一身漢家風韻的裝束,卻無法掩藏手肘上若隱若現的累累刺青,宛若潘五一般的大耳垂此刻更是隨著身姿,晃動不已。

  葉淃漣眼光透漏出稍縱即逝的陰毒怨氣,可惜那滿天花雨的銀針已被撒盡,不然她真要以最狠毒的手法來對付眼前這個面貌醜怪的曹貓仔。

 

  「姚堯!林萬安!你們好手好腳的杵在原地幹嘛?平常養你們是幹嘛?當神主牌嗎?」高人逵高聲怒喝。

  「副總鏢頭,萬安!不可!」高人遠情急之下也大聲喝斥,姚堯與林萬安等略一踟躕,高人遠平素與他們押鏢,交流固然深厚,但是高人逵身為當家最得寵的孩子,個性卻不是好惹的…這兩方意見相反之下,姚堯與林萬安左顧右盼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「姚副鏢頭…你快出手…錦舍一定…不會虧待你的…」傅向陽強忍著疼痛顫聲道,這番話無疑觸動姚堯內心深處的渴望,他對林萬安投以一道意昧深長的目光,縱身飛躍,以劈雷擊地之勢伏擊曹斐,馮九挺身起落翻鑽,姚堯前臂高探平展,木為之搖,一用勁便將馮九肩頭拎了出去。

  徐隆見狀前去穩住馮九的身子,又一陣腳軟酥麻,低聲道:「葉姑娘那迷藥令我全身乏力,無法施展功夫,江嵐姑娘那可有解藥?」馮九回道:「解藥在葉姊身上…否則的話,沒一兩個時辰藥性是不會退的…你也別著急…」徐隆見曹斐在姚堯與葉淃漣合攻之下立時落了下風,且不論曹斐師承如何,單就同門之義,徐隆就無法對曹斐坐視不管,牙根一咬,未及細想,不管那迷藥藥性為何,非要前去襄助曹斐不可。

  「氣力不足的別來礙事!」曹斐見徐隆助陣,劈頭第一句居然不是好話。
  「曹…曹師兄,」徐隆無法從曹斐的外表判斷出對方年紀,但尊稱對方總是不會錯的,「徐隆今日是有死無生了!但我也不願意束手待斃,讓徐隆與你並肩同戰吧!」
  「……若你真的有敬我之心,……」說時遲那時快,曹斐顧及回招,一時無語,斷斷續續地回道:「就別叫我師兄!」大有拒人於千里之外之感。

  高人遠見狀,看事態越變越難以收拾,焦急地叫道:「別打啦!都給我住手!住手呀!」
  高人逵哈哈大笑,他其實很喜歡看著異母兄長無助慌張的表情,優越感油然而生,帶給他說不盡的得意之情,幸災樂禍地幫腔道:「繼續打!往死裡打!」

 

  馮九與江嵐互通眼神,一個側身飛遁到高人逵身旁,高人逵與他的隨眾吃了一驚,別說鼻青臉腫的傅向陽無力擋駕,廖擎僅能勉強拖延住江嵐半步,江嵐只消一個輕巧的跟斗,以蜻蜓點水之姿越過廖擎,而輕功深得齋教教義的馮九,早已欺身挨近高人逵。

  高人逵並非手無縛雞之公子哥,事實上他體魄雄健,根子骨比兄長來得更好,一套磺溪迷蹤拳打得不俗,但總歸是臨敵經驗太少,自然無法與自幼生長在剽悍家風中的馮九相比。只見馮九也不動手,一個凸肩、甩尾、擺臀,竟將高人逵一個堂堂漢子給撂倒,華麗雍容的白馬褂給沾了一地泥。江嵐此時也如飛燕墜地般立身在馮九與高人逵前,江嵐凶狠地環視眾人,叱聲道:「誰敢再動一步!阮就對錦舍下手!」

  馮九單膝跪在高人逵身前,俯身靠在高人逵耳際,低聲道:「錦舍,不要再打了!叫大家散了吧!」高人逵著了馮九和江嵐的道,原本有些驚慌,但馬上就鎮定下來,只聽馮九鈴鐺作響耳環擦磨到自己的耳際,正巧江嵐擋住群眾的視線,高人逵無所顧忌,側身吻上了馮九的臉頰,輕聲道:「阿九,你真香呀!」

  馮九又驚又怒,不假思索搧了錦舍一記耳光,江嵐這才回頭端詳坐臥在地的高人逵與馮九,其他家丁也看得睜目訝然,更沒想到高人逵也不惱火,反而縱聲長笑:「哈哈哈!兩個小姑娘好厲害,本舍是落在你們手上,但是我就不相信…你們敢對本舍動手!」江嵐兄長在【高福盛】手下,尤其對馮九而言,齋教教眾更仰賴著【高福盛】的接濟討日子,對【高福盛】頭家的兒子下重手,幾乎也等於斷了自家數十教眾的生路。

  「你…!」馮九不敢置信,怒目瞪視高人逵。
  「姚堯、葉淃漣!往死裡打!」高人逵恍若無聞,大聲呼喝。

 

  「姚堯!」

  原本曹斐與徐隆壟罩在姚堯七十二轉輪的拳勢之下,加之葉淃漣剛柔虛實之勁,再沒幾招將要制伏對方得手,但姚堯聽得此虎豹雷音一喝,背脊發涼,竟無視錦舍金口,猛地抽身一退,罷招收式。

  「羅總鏢頭…」高人逵瞇眼瞧著來者,竟也訕訕地爬起身子,站好姿勢。
  這個人他雖是父親的手下…但對方實在是惹不得的,高濟芳常常言道,他的事業三四成都是靠此人打下的,高人逵再不情願,但待父親百年之後-勢必也非得倚重此人長才不可…

  羅辭緩緩走到高人遠的身旁,葉淃漣兀自與曹斐、徐隆對招,羅辭輕歎一聲,丹田湧起一股洶猛的湧泉之氣,抽刀擲抵葉淃漣眼前,正中原本囚禁黎洪與徐隆的屋舍房柱,也斬斷了幾根空中飄揚的髮絲。

  「葉淃漣…停手吧…」高人逵終於從牙縫中吐出這句話,他面色陰沉,原本佔了上風的對峙,居然因為羅辭隻身到來扭轉了局面。

  「看來我來得不是時候,打擾了逵舍與人客們以武會友的興緻。」這顯然是給高人逵一個台階下的辭令,眾人如何不知?

  高人逵順勢道:「是呀!經過這一番會晤,我正打算要將這個徐隆、黎洪啊…當然還有曹斐,正式當面地…大力介紹給父親呢!」高人逵有心向頭家搶奪邀舉薦之功,潘五感到怒不可遏,正欲發作,卻被羅辭按住肩頭制止。

 

  「原來如此,這幾位有錦舍的背書…最近『短刀會』鬧得兇,各地的樁腳欠缺人手,正是用人之際。錦舍有這份為頭家排紛解憂的孝心,下走也真心替頭家感到歡喜!」

  「哪來的話?為人子者,這不本是分內之事?大家,不打不相識!我馬上請最好的大夫給大夥看看… 廖擎!等會吩咐灶腳擺個宴席,阿兄和羅鏢頭一路押鏢辛苦啦!我們不但要給這幾位接風洗塵,還要順道迎接咱們的新朋友!在場的…一個都不許少喔!」

  「錦舍好意,曹某先謝過了,但是請恕曹某沒這個心情,失禮了!」曹斐快步離去,卻被高人遠堵住去路,他臉色依然蒼白,一手摀住咳聲一邊說道:「曹斐……如果可以,請你留下來好嗎?」曹斐執意不肯,兩人僵持了一會,直到後方傳來馮九清脆的嗓音,低聲道:「曹貓仔,請你留下來吧!這一頓…難保錦舍會動腳手,如果你能留下來…我們心裡也比較踏實些。」曹斐歎了一口氣,才不再堅持,身後有著一道灼熱且宛如芒刺在背的視線,令他心頭有些沉重,曹斐始終不肯輕易挪動腳步,彷彿毫無迎視回應的打算。

  自葉淃漣與曹斐罷手以來,徐隆的目光從不曾離開過曹斐半刻。
  對於這位陌生的同門師兄,徐隆渴望從他的背影挖掘出更多與己共通之處,卻是半點跡象也一無所獲。


〈註 1〉閩南語「猫面」與北京話「麻子」之通義,引據【劉建仁,《台灣話的語源與理據》】之網站。

【小說目錄】
<<(廿一)非是力不如
(廿三)南岸豪門 >>

廣告

3 則留言 追加

  1. Fu Shen Hsiao 說道:

    小弟台嶼(呆魚)想問一聲,標題的「盛世不泄畢」是否……不洩氣?
    從這二章開始,傳統武俠小說中,江湖倫理、仁義情仇的重點逐漸加強。

    Liked by 1 person

    1. Roxie 說道:

      這章節名是取自曹植七步成詩,原詩為:

      兩肉齊道行,頭上帶凹骨。
      相遇塊山下,郯起相搪突。
      二敵不俱剛,一肉臥土窟。
      非是力不如,盛氣不泄(洩)畢。

      最後兩句的大意是:「我打不過你不是我不如你,而是我根本還沒施展我全部的力量。」
      (os: 曹丕聽到這首詩難怪會不爽,要求曹植再七步成詩一次)
      後來也因為「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。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」那首太有名了,很多人都沒注意到曹植當時是做兩首詩~

      我其實一直以為前面已經很武俠了 @@,看來是我太天真了~哈哈哈
      基本上我在寫作時不會去想「武俠」或「非武俠」啦… 打鬥畫面主要還是推進劇情需要,有時候也是為了鋪陳某某角色的登場~

      希望台嶼大還能接受…這樣子的說法(?

      按讚數

  2. MOUMU 矛木 說道:

    Liked by 1 person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